从行为规范到法律义务,垃圾分类进行时

文/《新产经》苏沐晖

近日,随着上海开始施行“最严垃圾分类令”,“你是什么垃圾?”成了上海市民每天都要面临的“灵魂拷问”,网上涉及垃圾分类的段子也层出不穷。垃圾分类问题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除了上海,还有很多城市正在或者即将加快垃圾分类各项环节的建设。今年6月,住建部、发改委、生态环境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的通知明确表示,“今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 那么,如今我国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状况到底如何呢?

 

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7月1日,“史上最严”垃圾分类《上海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开始普遍推行强制垃圾分类。根据规定,个人或单位未按规定分类投放垃圾都将面临处罚,个人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单位混装混运垃圾最高可罚5万元。

事实上,在上海正式施行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前,北京、太原、长春、杭州、广州等城市已经出台并正式实施了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从立法层面对垃圾分类投放做出了规定。早在2012年,北京市出台了《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确了政府部门、物业等管理责任人、收运处置单位、垃圾产生单位的责任和罚则。但是物业等管理责任人对居民个人参与垃圾分类仍缺乏有效的管控手段,缺乏约束和强制,导致垃圾分类居民参与率增长缓慢。目前,《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修订工作已经列入2018-2020年立法规划。新修订的条例不光对单位,对个人也要明确垃圾分类的责任,且罚款不低于上海。如今,北京市已在全市30%的乡镇街道创建了100个垃圾分类示范片区,今年示范片区覆盖率将达到60%,覆盖200多个乡镇街道。去年7月1日,广州也正式施行了《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对广州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收集、运输、处置和源头减量等活动作出了相应规定。有调查显示,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广州市城管执法部门共检查单位18904次,发出整改通知书2425份,行政处罚205宗,罚款金额达8.68万元。

与此同时,我国垃圾分类工作已由点到面逐步启动,越来越多的城市已经或正在出台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将垃圾分类纳入立法。按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规划,今年计划投入213亿元,到2020年底,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其中,西安、宁波在近日推出了地方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两座城市的垃圾分类将分别于9月1日、10月1日正式实施。除了上述已经立法的城市外,一些城市比如深圳、天津、郑州、石家庄、泰安等也已将垃圾分类列入立法计划,以加快垃圾分类推进进程。而属于非重点城市的无锡,也正在积极推进垃圾分类工作,6月份发布了《无锡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将生活垃圾分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易腐垃圾、其他垃圾的“四分法”,并将于9月1日起正式实施。

 

积分兑换成主流引导方式   

众所周知,垃圾分类是城市文明、社会文明的一个窗口。而生活垃圾分类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需要调动居民等参与人员的积极性。据了解,积分兑换正在逐渐成为引导垃圾分类的主流方式。

今年6月初,北京市东城区崇外街道在新怡家园社区启用新型智能垃圾分类再生资源回收设备,新老设备积分相同,1个塑料瓶积3分。积分可以兑换生活用品。在崇外街道,一卷纸是70分、垃圾袋100分、盐120分、陶瓷刀150分,5公斤大米则需要1000分,还有其他生活用品可以选;在北新桥平房区,每天6点到10点、14点至18点都有垃圾分类指导员在点位上对居民进行指导和监督,对于能够正确分类的居民进行积分,对未能正确分类的居民加以指导并进行二次分拣;建国门街道也采用了相同方法。指导员会在居民积分卡上积分,上午投放积2分,下午投放积3分,一天最多积5分。建国门街道还在外交部街33号院投放了6个智能垃圾桶,可以进行人脸、指纹识别,还可以刷积分卡;东直门街道也开设了垃圾分类积分兑换超市。

在广东省湛江市,垃圾袋自动发放机、智能分类垃圾箱、有害垃圾箱、终端宣传电子屏和垃圾分类专职督导员已经成为其垃圾分类试点小区的“标配”。作为回收分类垃圾的主力设备,智能垃圾分类垃圾箱由4个垃圾回收箱和一个积分兑换平台组成。将垃圾按照纸类、塑料、金属、玻璃等分类投放到垃圾箱,就可累计积分,积分折算为现金,可到相应超市消费。在赤坎华盛新城、麻章南亚郦都、坡头北苑小区、开发区城市假日、霞山海滨小区等8个垃圾分类试点小区内,能“变废为宝”的智能垃圾分类垃圾箱,让居民在扔垃圾时得到实惠。

实施垃圾分类也是“美丽厦门共同缔造”的基本要求。今年7月1日,厦门市湖里区垃圾分类试点工作正式展开的当天,十多名垃圾分类督导员也同时上岗。他们的工作就是按照标签,检查每家每户厨余垃圾的分类投放情况。如果达到分类要求,每户居民每天可以得到垃圾分类积分1分,计入“家庭生活垃圾分类积分兑奖卡”中。积分达到一定点数就可以到社区垃圾分类办公室兑换奖品:10分可以换一小袋洗衣粉或一包餐巾抽纸,20分可以换一盒牙膏和一卷垃圾袋,40分可以换洗洁精或钢丝球和两卷垃圾袋,50分能换到一大袋洗衣粉和3卷垃圾袋。

当然,生活垃圾分类工作任务艰巨,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会一劳永逸,需要长期坚持、不断投入。住建部城市建设司副司长张乐群表示,下一步还将加强各环节有机衔接,加强法制建设,通过推动立法加强源头减量。“切实从娃娃抓起,加强生活垃圾分类等生态文明教育。加快生活垃圾分类设施建设,完善垃圾分类技术设施标准,加强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各环节有机衔接。加强法制建设,通过推动立法加强源头减量,提升生活垃圾全过程管理水平。”

 

各地标准不一

从垃圾分类标准来看,46个重点城市中,80%以上对垃圾分类采取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四分法”,各地执行的基本上都是国家制定的这四大分类标准。但为便于市民理解,有些地区采取了不同的称呼和标志。

其中,上海将垃圾分为干垃圾、湿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而北京将垃圾分为厨余垃圾、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但从本质上来看,两地的垃圾分类实则只是名称不同,即上海的“干垃圾”和“湿垃圾”到了北京就变成了“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而且两地在投放、运输、处理操作等方面都是一样的。

在浙江,生活垃圾的分类方法又玩儿出了第三种花样,共分为易腐垃圾、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和可回收物四类。和之前对比上海、北京时一样,有所区别的“易腐垃圾”除了我们所熟悉的“厨余垃圾”之外,还包括产自饭店食堂的残羹剩饭等这类餐饮垃圾,以及生鲜垃圾。

对此,住建部环卫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徐海云表示,上海出台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在政策上具有表率作用,可以推动全国垃圾分类工作的进展,但建议各地根据各自实际情况来制定分类标准和规则,不能简单模仿。“比如说我们现在是分四类,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这四类应该是全国统一,具体的类别应该说,我认为还需要各个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条件来制定,这样才能够充分体现因地制宜的状况。”

另外,大部分已对垃圾分类立法的城市都在相关条例中明确了对违规投放的处罚,但惩处力度也存在一些差别。据《新产经》了解,46个重点城市中,有25个城市明确了对个人和单位违规投放生活垃圾的处罚。例如,宁波规定,对情节严重的个人处以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深圳和厦门的处罚最重:分别对情节严重和拒不改正的个人,处罚1000元;郑州、邯郸等城市还规定,可对随意抛洒、倾倒或堆放生活垃圾的个人处以3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而在对垃圾投放单位的处罚方面,上海、太原、苏州、成都、福州、宜春、贵阳、广州、沈阳、青岛、海口、昆明等12座城市处罚力度较大,最高可罚款5万元。各地还对运输、处理垃圾的企业和部门作出了规范,也会对其违规行为进行罚款。

还有一些城市对生活垃圾违规投放者增加了征信处罚措施。违反生活垃圾分类有关规定,且拒不改正,阻碍执法部门履行职责的,相关信息将被依法纳入个人单位的信用档案。比如,苏州市规定,混投垃圾、阻碍执法、打击报复投诉人等行为将被纳入公共信用信息平台。但违法行为人可通过参加生活垃圾志愿服务,将违法记录移除,还可通过参加垃圾分类知识培训和考试、担任垃圾分类志愿者等方式,免除相应的行政处罚;西安市人民政府出台了《西安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并将从今年9月1号开始实行。其中也将违反办法规定,拒不履行生活垃圾分类义务的个人不良行为信息,纳入个人征信系统。由于征信系统与个人生活的许多方面挂钩,是法律之外较为有效的约束力。

在徐海云看来,从全国范围来看,各城市间推进垃圾分类有快有慢,整个环节上还存在一些短板。“目前全国整体上垃圾分类的覆盖范围还很有限,先行先试的46个重点城市只占全国城市数量的7%左右。同时,这46个城市的进展也不平衡,有的城市群众在垃圾分类方面的获得感并不强。目前,大部分城市还只能做到在投放环节配备分类收集的设施。分类运输、分类处置环节的设施配备普遍不足,垃圾‘先分后混’的问题还没有明显解决。”  
 

2019年8月2日 14:49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