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电商的瓶颈与破局

文/《新产经》左雨晴

在互联网迅速发展的今天,城市电商在激烈的竞争中趋于饱和,不少电商开始将目光投向了农村。根据国家统计局最新的人口统计数据,目前我国13.95亿人口中,农村常住人口约占总人口的40.4%。对于电商来说,这40%的农村人口意味着广大的潜在市场;而对于农村来说,电商同样是使当地生产生活搭上时代脚步的关键途径。因而,如何加快促进农村电商的发展,成为当下的重要课题。

 

巨头电商入局农村市场

所谓农村电商,即是通过网络平台嫁接各种服务于农村的资源,拓展农村信息服务业务、服务领域,使之兼而成为遍布县、镇、村的三农信息服务站,从而大大降低农村商业成本,扩大农村商业领域,使农民成为平台的最大获利者,使商家获得新的利润增长。

最初接触农村电商的,是农村人口中的年轻群体。随着农村基础设施的建设,互联网通进各村各户,能够较快接受新事物的年轻群体成为了农村里最早的一批网购消费者。流转在城市间的农民工,也在回到农村后,成为农村网购的推动者。在网购的同时,他们也在尝试利用互联网销售农产品,使自己成为“卖家”。这些卖家将以往由于消息闭塞、交通不便导致滞销的农产品放到网络上进行宣传,寻找销售渠道,并由个人逐渐发展到以家庭、以农村为单位,以电子平台为依托,形成颇具规模的“淘宝村”。赣南脐橙、陕西苹果等具有原生态色彩的农产品,逐渐成为消费者眼中的网络爆品。这些农村网商的发展,大大带动了电商消费,不仅使越来越多的农民借助电商脱贫致富,农村市场也渐渐被“唤醒”。

越来越多的电商看到农村市场的潜力,主动加入到农村电商的建设中来。阿里巴巴COO张勇曾用“三个1”描绘了其在十亿人口农村的庞大野心: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这意味着,阿里巴巴要在今后几年将以线下服务实体的形式,将其电子商务的网络覆盖到全国三分之一强的县以及六分之一的农村地区。就在去年,阿里巴巴集团选定了10个深度贫困县,把贫困户手中的优质农产品卖向全国。而苏宁、京东等电商巨头也不甘落后。苏宁上线了“中华特色馆”,为贫困地区提供产销对接、商品交易、数据共享等服务支撑;京东则以品牌化为核心,通过组织引领、技术赋能、精准营销,实现扶贫的精准落地。

根据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到1.37万亿元,同比增长30.4%;全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到2305亿元,同比增长33.8%。由此可见,近年来,我国的农村网络零售交易额翻了一倍多。农村电商的发展,为农产品开辟了新的上行通道,在兴乡富民过程中扮演起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农村电商遇遭瓶颈

然而与势头迅猛的城市电商相比,农村电商的发展依旧相当缓慢。究其原因,其纵深发展仍受诸多因素的制约。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司长骞芳莉曾表示,现阶段我国农产品电商总体规模仍然较小,发展存在许多“硬瓶颈”和“软制约”:

一是从产业主体看,许多地区发展电商只是“徒有其表”,企业过度依赖政策倾斜和“股东输血”。同时,电商相关认知在农村中的普及率也较低,这使得农村电商的发展处于被动地位。由于年轻人外出务工成为农村的现状和趋势,留守在农村中的,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他们文化水平不高,对互联网缺乏认识,因而对电商的接受度也低,使农村电商的普及受到阻碍。

二是从资源要素看,人才、资金、数据是限制农村电商发展的三大痛点。从事农村电商,不仅要懂得网络和平台管理、物流配送和售后,还要了解农村和农产品。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农村与城市相比,缺乏发展的机遇和前景,导致农村电商很难招到合适的专业人才,这严重制约了农村电商的发展。

三是从支撑体系看,契合农村电商发展的服务体系尚待完善。农村的基础设施依旧落后,链接农户与市场的站点存在缺失。尤其是对于一些偏远地区,本身交通不发达,而部分农产品诸如新鲜瓜果蔬菜,对包装和运输又要求较高,这就形成了极高的物流成本,使得农村电商的“最后一公里”显得遥不可及。

对于农村电商的发展现状,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曹磊曾评价说,“目前农产品上行与工业品下乡问题仍然没有很好地解决。农民对信息化接受程度低、购买力有限。从全国范围内来看农村电商还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成功的模式。”

 

抓住机遇,加快转型升级

由于农村电商的发展,为农村地区发展、农业现代化和农民脱贫致富等方面存在的问题提供了有效的解决方案,因而国家和政府也出台了相应的政策,对农村电商进行扶持,希望能够通过“电商扶贫”来为农村发展注入活力,这为农村电商的转型升级提供了机遇。

对于农村电商为农业发展模式带来的探索,业内人士各有各的看法,但其中的核心之一,就是发展农村电商,首先要从思想上打破固有的思考模式,提升农户的发展意识,激发起发展的内生动力。只有向农户科普电商对农业生产生活的意义,才能推动电商真正走进农村,帮助农产品走向市场。

例如,京东在农村电商的实践上一直强调产业扶贫,其核心就是希望帮助贫困户建立一个可以自行运行的机制。如今,在电商等零售模式的推动下,更先进的消费观、成熟的消费行为正快速渗透进各个人群、各个地域,而以消费驱动的品牌经济的成长,正在成为推动城乡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在资源方面,各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利用“电商快车”为农村发展提供新思路。例如山西临县,就在积极探索“互联网+大农业”“互联网+新农民”“互联网+美丽乡村”“互联网+农村经济新业态”“互联网+智慧生活”等扶贫新模式,打造电商扶贫创业园,并举办电商直播扶贫论坛,特别邀请专家前来就临县电子商务直播行业发展现状和电商直播扶贫的前瞻性问题进行研讨,以提高经营电商企业人员的业务水平。

而在支撑体系上,各地政府与电商也力图完善农村电商的服务体系。例如,阿里已先后多次通过合作、投资的方式,来为农村商业网络“打补丁”,其对象包括了海尔集团旗下的日日顺和苏宁的自营物流网络。目前,在联手五星控股并投资汇通达之后,阿里将为农村市场提供包括品牌专供、下单平台、新零售系统、阿里云平台、物流系统解决方案等一系列服务。

在互联网的环境下,电商能够突破时空限制,打破“信息鸿沟”与“孤岛效应”,为农村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发展提供契机,在这个层面上,电商进农村对我国农村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将互联网思维与电商基因注入农业,将有利于激发农村市场新活力,推进农村产业的全面转型升级。 
 

2019年8月7日 10:58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