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迎整治“下半场” 行业“去伪存真”进程加速

文/《新产经》苏沐晖 

进入2019年,网贷行业动作频频。一些上市公司出于战略规划考虑,逐步剥离旗下互金业务;也有部分颇具实力的P2P平台挺过“爆雷潮”,开始向资本市场进发。与此同时,各地网贷合规检查工作进度不一。关于6月底首批试点备案的预期再次落空。那么,在此背景下,未来P2P网贷行业又将呈现出怎样的发展格局?

 

行业持续出清

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在监管和社会的不断努力下,互联网金融行业劣质、违法平台不断出清,出借人愈发理性,行业逐步走上规范发展的道路。数据显示,网贷行业2018年全年停业及问题平台达1405家。

进入2019年,在“强监管”的主旋律下,行业出清持续加速。日前,据网贷之家发布的《P2P网贷行业2019年6月报》,6月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为26家,主要以清盘分期兑付和网站关闭平台为主。截至6月底,累计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达到了5753家,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已跌破900大关下降至864家。当月行业成交量为893.81亿元,相比上月减少36.22亿元。7月4日,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非法集资的大案、要案正在有序处置。目前高风险机构风险逐步化解,网络借贷风险压降成效比较明显。网贷机构数量比2018年初下降57%。

“目前行业处于清退过程中,不少平台主动或者被动选择退出网贷行业,使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不断下降。”网贷之家研报预计,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仍将进一步下降。与此同时,在备案仍未完成的情况下,投资活跃度降低。

事实上,自2017年央行等十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提出网贷机构化解存量、严控增量规定后,逐渐演进至如今的“降出借人人数、降业务规模、以及降借款人人数”。随着“三降”的逐渐推进,不合规网贷平台的清退工作开始加速,行业整体规模有所萎缩。其中,运营平台数、业务规模和出借人数量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缩水。“6月成交量延续下降走势,主要是因为部分头部平台为达到监管的‘三降’要求,主动减少发标数量,降低成交规模。”网贷之家研究员分析称。

在积木盒子CEO谢群看来,从2018年年中开始到2019年上半年,网贷行业一直处于持续出清的状态中,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注册资本、风控能力、数据报送等备案必备条件大大提高了平台存续门槛;其次,行业“三降”要求和当前经济周期,非常考验平台在服务有限资源中产生利润的能力,借贷两端盈利能力不强或者两端服务能力不均衡的平台大概率无法在不借助外部资金的情况下存续;第三,备案工作没有明确的时间表,使得投资资金避险趋势加强,认可度低或流动性管理不当的平台或出现财务风险;第四,没有统一的退出机制和政策,退出平台压力较大,容易诱发连锁反应;第五,恶意逃废债没有得到行业系统性的控制,打击恶意逃废债往往是等到平台出问题了才出手。逃废债导致的逾期攀升,与平台募资能力下降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平台出问题。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三降”以及从业平台数量下降对于行业以及出借来说并不是坏事。某种角度上,数量下降意味着“出清”促使了平台质量的快速提升,这对于出借人始终都是利好。同时,出借人也可以清晰地看出,监管层对网贷行业治理的坚定态度,只有充分释放掉行业风险泡沫,才能让规范经营的平台存活下来。

诚然,在市场大浪淘沙之后,网贷行业风险已大大降低,能够“胜”下的便是资质较好的优质平台,市场秩序也会日益规范。行业迎来拨云见日的关键时刻或已不远。

 

以转型发展和良性退出为主

自去年8月,P2P网贷风险整治办向各省市网贷整治办和中国互金协会下发《关于开展P2P网络借贷机构合规检查工作的通知》,同时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合规检查问题清单》。各地平台、监管便迅速进入角色,有条不紊地开展平台自查、自律检查、行政核查等工作。

今年1月底,《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175号文”)在业内流传开来,监管部门开始对网贷行业进行“分类识别”“精准化解风险”。“175号文”明确要求风险较大平台退出,同时又给较为合规平台提出了三条转型出路,即P2P平台可以转型网络小额贷款公司、转型做助贷,也可以转型做引流平台。从以上举措可以发现,监管对于平台备案细则越来越明确,也更加精细化。

据中国P2P网贷指数课题组负责人、深商大数据课题组负责人胡尔义介绍,2019年网贷风险整治“上半场”虽已结束,但网贷行业归集资金池、违规放贷、变相承诺保本保息、信息披露不透明等违规行为依然较为普遍。部分平台甚至存在股东自融、制造假标、虚假注资、资金挪用等严重违法违规行为,行业重大风险隐患不容低估。

近日,全国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再次对行业发展做出了指示,明确下一阶段将稳妥有序化解存量风险、多措并举支持和推动机构良性退出或平稳转型作为重点,坚定持续推进行业风险出清,切实保护出资人合法权益,维护各地经济金融和社会政治稳定。

同时,要以转型发展和良性退出为主要工作方向,严禁新增互联网金融机构,及时处置随意变更股东或注册地迁址的机构,引导绝大多数机构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实现风险出清。这也意味着平台未来出路包括:持续运营、转型、退出。

此后,中瑞财富发布了网贷业务退出公告。公告显示,出于经营角度考虑,经公司管理层决议,中瑞财富决定从7月10日起终止网贷业务。据悉,中瑞财富此前主要服务于大宗商品行业的中小贸易公司,为其提供短期、小额的互联网融资信息服务。

相比于仓促宣布“良性清盘”的中小平台,7月11日,中国首家上市的网贷平台宜人贷宣布收购小型供应链金融网贷平台道口贷,业界普遍将此举解读为后者的一种“退出方式”。同时,这家老牌网贷平台还在同一天公布了数件大事:业务转型、并购重组和重大人事任命。

麻袋研究院院长周扬认为,中小平台转型的可能较低,大概率要被清退,除非已经掌握互联网小贷牌照。互联网小贷管理新规近期或将出台,门槛会比原来大大提升,如网传注册资本要5亿,杠杆3-5倍,不允许线下放贷等等。消费金融公司门槛更高,非金融机构作为消金公司主要出资人,要求最近1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0亿元人民币,目前的网贷平台很少能达到。所以转型消金几乎不可能,转型网络小贷也是大平台才有希望。

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张叶霞则表示,转型方向包括消费金融公司和网贷小贷,而满足转型要求的P2P网贷平台并不多,需要平台具备资本金和专业管理能力。退出将是下半年网贷行业的常态,包括随意变更股东或注册地迁址的平台。

在监管部署下半年网贷工作后,未来,政策效应将逐步显现。有平台落地转型,有平台“良性清退”,行业“去伪存真”的进程将继续加速。

 

合规备案是关键

根据4月披露的网贷备案试点工作方案,网贷备案正式启动时间不应晚于6月末。但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座谈会上并没有对网贷机构备案做出明确的时间规划,而是表示下一步监管将按照“成熟一家、纳入一家“的原则将网贷机构纳入监管试点。网贷行业再次进入了备案的等待期。

对此,互金行业资深观察者毕研广认为,本次备案延期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很多省市因为网贷机构数量庞大,完成“三查”还需要一段时间,在规定时间之内还没有完成。毕竟,有些平台存续经营时间长、体量大、待收规模大,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盘点”清楚的。第二、对于已完成地区,进行“回头看”。已经完成合规检查的,监管机构还要再重新梳理和对其进行再一次的检查。不让平台“死灰复燃”。合规检查最为重要的问题是在,防止平台新增“不合规业务”。

不难发现,之前的备案时间点没有进行备案,主要的原因还是没有完成平台的“三查”。网贷行业虽然在数量上、待收规模上有所下降,但是依然存在着较高的风险,依然有平台的“不合规业务”没有压降至零。

而此次备案延期也让许多平台倍感压力。有相关人士坦言,“其一,动摇了投资人的信心,加剧了投资人持币观望的心态,使得平台和行业整体的募资能力会进一步萎缩;其二,网贷平台的正常业务拓展遭到较大限制,如营销等都无法进行;其三,‘三降’要求使得平台营业收入减少,增加了财务风险;最后,由于网贷行业合规性不明朗,人才流失和资本利空将不可避免。”

总体来看,经过监管部门、行业协会的合理有序引导,网贷准入门槛逐渐提高,网贷行业正在经历由“量”到“质”的转型,各家平台进入到拼合规、拼服务、拼资产、拼风控等硬实力阶段。有专家表示,伴随着网贷平台的整顿进入深水区,头部合规平台的发展对稳定行业、推进普惠金融有重要的意义,希望备案试点能及时落地,推动行业行稳致远。

备案并不意味着竞争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平台要在未来的发展中胜出,必须信守合规,不断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网贷行业合规备案逐渐落地,行业终将拨开乌云见明月,为出借人创造一个更好的出借选择,为市场带来一个更加丰富的服务渠道,同时也促进社会征信体制的完善与成熟,助力各行各业健康发展。  
 

2019年8月7日 14:36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