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惮成见 不囿于心

文/《新产经》林洁如

当夏,电影市场似乎并没有乘着暑假的热浪袭来,整体反响平平。眼看暑假过半,一部散发着火药味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于7月26日在内地上映,此后整个朋友圈便掀起了一阵国漫崛起的呼声。

上一次让国内观众联合发起国漫崛起的高潮,还是四年前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当时的孙悟空一反之前英俊潇洒的正派造型,以一个被压迫的龙傲天形象燃起了人们对他的新期待。也因为节奏尺度的把握到位,结尾爽点的完美抓取,即使是再刻薄的影评人也不得不承认,《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是一部非常成功的商业片。

然而,《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走后的四年里,国漫似乎又进入了平淡期。2016年的诚意之作《大鱼海棠》因为其过于晦涩的剧情叙述反被国内的大部分观众诟病,今年年初的《白蛇:起源》口碑虽好,但并不叫座。而就在这个暑假,根据《封神演义》而改编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出乎意料地燃爆了暑期影院。

一部合格的剧本遇上了一个天才的导演,搭配着一群恰到好处的配音演员,将这部老动画全新演绎。不仅剧情节奏轻快易懂,角色的塑造也一反常态。画着烟熏妆的哪吒、操着一口川普的油腻胖子太乙真人、一改封建家长做派的慈父李靖、大反派申公豹却因口吃弱化戾气,而敖丙和哪吒两角色的CP感也成了本片的一大亮点。

《哪吒之魔童降世》对原故事结构有所提高,背景也有所颠覆。其中借由神话寓言塑造出的“小人物”令人深省。放眼整部动画,我们会发现好像不存在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反派。无论是美少年螯丙、龙王,还是最后的那一道天劫,只要稍作思考都很难从任何直观的角度说他们是反面人物。唯一对得起反派形象的,就只有那个一脸坏人模样的申公豹。但是看完整个影片之后认真回味,申公豹的形象真的算一个恶人吗?

从人族都嫌弃的妖怪,到至高无上的神仙,申公豹的“逆天改命”,有着一种自主意识下的决绝和坚韧。平日里谨小慎微,从不以豹脸示人,当不被元始天尊委以重任,无缘于十二仙班时,有种用尽全力始终抵达不了彼岸的焦虑感和无力感。电影里,一句“好哇,师父连江山社稷图都给了你!”更道出了申公豹的心酸与哀伤。而说话一向口吃的申公豹,在说到“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时顺溜、平缓,似是在心中默念万遍,引得众多观众混乱,感受申公豹背后的苍凉与挣扎。

令人不禁感慨:申公豹到底是因为内心扭曲而得不到重用,还是因为得不到重用才变得内心扭曲呢?这个根源问题,确实让整部片子的内涵变得更加深刻了。

在我看来,成见不外乎其外,源于自身。申公豹是一个“合理”的反派,“妖是原罪”的想法令他忽视本心问题,足以支撑他完成反派大任。“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个道理他没参透,也没有教会敖丙。申公豹修炼的一生,绝对不缺乏爱,也绝对不缺乏被人理解,而他自己心中的“成见”才是束缚自身的根源。申公豹,一个可悲的妖,但不可怜!
 

2019年9月3日 10:27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