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70年: 从百废待兴到产业联动

 

文/《新产经》苏沐晖

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产业基础十分薄弱。1952年,农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50.5%,吸纳了83.5%的就业人口。“靠天吃饭”“依靠进口”“发展缓慢”一度成为我国三次产业发展状况的代名词。

历经70年奋进历程,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大,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化,三次产业的面貌焕然一新。

农业生产迈上新台阶

改革开放前,我国农业生产结构较为单一,种植业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改革开放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等改革的实施和促进农业产业化等政策的出台,为农业发展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农业生产走向多元化。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不断完善强农惠农富农政策体系,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使得农业生产迈上新台阶,基础更加巩固,结构调整优化,现代化水平逐渐提高。

在此过程中,我国农业逐步实现了由“以种植业为主、以粮为纲”的高度单一结构向“农林牧渔全面协调发展”的立体式复合型结构转变。农业新产业新业态也正在蓬勃涌现,成为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具体表现为由纯粹农业原始产品生产向农产品生产、加工、销售等全产业链各个环节发展,由单纯的农产品生产功能向文化传承、生态保护和旅游体验等农业多功能开发利用转变。

与此同时,农业向高质量发展不断迈进。一方面,农产品品种结构不断提升。在质量兴农、绿色兴农战略的指导下,农业绿色化、优质化、特色化、品牌化水平稳步提升。截至2018年底,我国“三品一标”产品总数12.2万个。另一方面,农业生产技术和科技水平实现飞跃,对现代农业发展的支撑能力显著增强。农业机械化水平持续提升,服务范围涵盖了农业生产、加工、流通等产前、产中、产后各个环节。种子工程、畜禽水产良种工程、超级稻推广项目等持续推进。据科技部资料,2018年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8.3%,比2005年提高了10.3个百分点。

70年来,我国用不到世界9%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20%人口,取得了农业结构不断优化、优质农产品快速发展的成就。

工业体系更加齐全

“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新中国成立之初,面对薄弱的工业基础,毛主席曾发出这样的感慨。那时,国内的工业部门单一且技术水平落后,基本处于手工作业和简单制造状况,大量产品依赖进口。

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中国以农业集体化的高积累,全力支持国家工业化。到70年代初,已初步完成了国家工业化的原始资本积累。在此20年间,形成了以鞍山钢铁公司为中心的东北工业基地,加强了沿海地区原有工业基地,在华北和西北也新建一批工业基地,在全国形成种类齐全、完整独立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为之后的经济建设打下良好的工业化基础。但也出现了重工业、轻工业和农业结构严重失调,积累与消费之间形成巨大落差的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通过实行一系列促进工业发展的重大政策和专项规划,工业规模由小变大,技术水平由低转高,实现了从产品单一向门类齐全的变化。尤其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加入经济全球化浪潮,给社会生产率带来第二次重大革命。在内外资的共同带动下,环渤海、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形成了世界级的制造中心,“中国制造”的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逐渐增强。

目前,中国已成为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200多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第一。全门类的产业配套为工业升级奠定了坚实基础,航空航天、电子通信等高技术产业蓬勃发展,高铁、核电等重大装备竞争力居世界前列。

服务业驶入发展快车道

数据显示,1952年至2018年,我国第三产业(服务业)增加值从195亿元扩大到469575亿元,按不变价计算,年均增速达8.4%。服务业蓬勃发展,对GDP贡献率呈现加速上升趋势,2018年达到59.7%。

改革开放前,服务业中一般生活服务业,批发零售和交通运输业占比较高。随着经济体制改革有序推进,大量服务职能从公共部门分离出来,加之居民消费水平不断提高,服务业开始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电子商务、数据消费、现代供应链、互联网金融等新技术新模式层出不穷,并迅速成为热点。据悉,2018年,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占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分别升至5.2%和6.9%。

日前,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榜单发布。从2013年到2019年的情况看,我国服务业企业500强在总量增长、经营效益、行业分布等方面都呈现出新的特征。

对此,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副研究员高蕊表示,一些较为显著的发展态势值得关注。一是规模大幅增长;二是行业表现出重大分化,传统贸易零售和交通运输等企业占比持续走低,互联网、金融和供应链等现代服务业企业快速崛起,服务业大企业内部产业结构持续优化;三是并购整合持续升温,大企业的生态版图构建、流通渠道的整合和集中、新兴业态的快速迭代突围成为三种推动力量;四是企业向少数区域不断集中,北上广三个省市所包含的中国服务业企业500强占全国的比重高达42.4%;五是民营企业入围数量不断增加。

总体来看,服务业已经逐渐成为吸纳劳动力就业的主要渠道,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但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夏杰长坦言,当前中国服务业在体制和机制上仍有诸多领域亟待改革和突破,包括垄断问题、市场准入问题、管理体制问题,以及对新经济、新服务(比如共享经济)的管理方式问题。

那么,在当前内外部发展形势错综复杂的大背景下,我国服务业要如何实现更好发展呢?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不能一味地提高服务业占比,一味地追求服务业规模扩张,仍须坚持“中国服务”和“中国制造”并举发展,坚持走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双轮驱动之路。

 

2019年10月8日 21:00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