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究竟是个风口,还是一场泡沫?

​文/林洁如

近期,耐克旗下发行的全球限量球鞋TS&AJ,因其独特的倒钩设计而备受人们的追捧,甚至一度被称为今年的“鞋王”。9月3日,在淘宝某体育用品店的一场球鞋拍卖会上,一双TS&AJ用时两个小时,最终以34732元成交。

究竟为何一双鞋子能被人们如此争相拍卖?这巨额利润的背后到底又暗藏了怎样的市场导向?

饥饿营销+电商助推=炒鞋温床

据球鞋交易平台毒App的数据显示,今年5月,最热卖的几款球鞋市场交易价格与发售价格相比涨幅均在100%以上,个别球鞋涨幅更甚达到了430%。各大商家准确抓住买家心理,将一双球鞋经过几番推销,贴上限量版、新款上市等标签,这种饥饿营销不仅满足了人们对于球鞋的价值导向,人们内心潜藏的想要收藏,炫耀,又或是交易的心理,更是将球鞋逐渐演变成为了一种“社交货币”,仿佛谁拥有了这些就走在时尚的最前沿。而在这种社会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追求这种所谓的球鞋时尚,开始源源不断地进入潮鞋圈。

也正因此,炒鞋行业应运而生。在球鞋电商平台的不断助推下,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原本松散的交易市场开始变得规范化,并且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规模。

按照需求理论来讲,当一件商品价格上涨时它所带来的需求量会下降,这种供需关系维持着市场的稳定。但炒鞋行业却恰恰相反,他们把球鞋当成是一只潜力股,在几方的推波助澜之下,慢慢演变为疯狂的股市,这种不需要很高的学历,不需要对市场有较高的了解,只需提前预测哪种鞋会走红,哪种鞋会更容易满足人们的需求,便低价购入,等到时机成熟,价格上涨的时候卖出。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炒鞋人的存在,一双鞋子可以被卖到高出原价几倍的价格。每一种预售的鞋就像是一支潜力股,真正的炒鞋人将该种鞋大量购入,造成市场上供不应求的局面,等到人们将这种类型的鞋炒到高价之后便大量抛出,这种自买自卖的方式赢得了利润,以此招来更多的人学会这种营销手段,造成市场的紊乱。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鞋圈,消费者发现想要原价买到球鞋越发难了,不少人只能通过抽签的方式抢到原价购鞋的机会。但是机会难得,因此市面上便出现了很多抢鞋软件,然而事实上,这些软件也不过是讲求概率,概率大则中奖率高,而概率小就会血本无归。即使如此,仍旧有很多人积极加入,投身于这场洪流之中。说到底,还是行业存在着巨大的利润空间,卖一双鞋子可以轻轻松松赚到几十到几百块钱,甚至一些人开始将这当成一种产业,开始大规模购入,等待溢价后售出。不少个体户开始与电商平台合作,进行高价宰客,从而赚取差价,这种做法并不是个例。

许多人在暴利面前迷失方向,多数人能够随着当下形式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很多个体户,甚至是初入行的人,由于对这个市场没有过多了解,也只在这浪潮里随波逐流,失去了原本的价值取向,收益甚至远远达不到他们的预期,这种盲目的投资也使得市场越发混乱,越发难以控制。

是投机还是机遇?

炒鞋行业,尽管利润高得诱人,但是变幻莫测的价格涨落,也使得大多“投资者”认真考虑是否加入其中。与此同时,由于该市场的不合理,许多人由于买不起昂贵的正版鞋,便催生了假鞋行业。从而导致当下鞋圈乱象横生,行业急需“降温”。

行业相关人指出,部分限量鞋因其稀缺性,存在部分溢价是符合市场规律的。但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当前部分鞋价格被炒得有些过火,需要降温。给球鞋炒作行业降温,需要多方发力,这涉及球鞋生产、流通的各个领域。

以球鞋电商平台为例,毒App在7月发起了“鞋穿不炒”的倡议,随之并配套了相关的防止炒鞋的措施等等,同时呼吁消费者理性购买。与此同时,nice也在行动。2019年8月5日,nice平台对30分钟内频繁取消购买订单的交易订单收取0.5%手续费,提高恶意刷单抬高球鞋价格的成本,用增加炒鞋成本的方式遏制恶意炒鞋。8月8日,nice成立风控组,封禁了30名恶意刷单的用户并加入nice黑名单,风控组对nice平台交易全方位监督管理,降低买卖交易风险,打击恶意炒鞋、刷单。

不难看到,这个市场目前还存在着不少问题,炒鞋只是在这种市场经济下孕育出来的产物,在它高额的利润下潜藏着的是这个行业的不完善。中研普华研究员邹志丹表示,少数消费者追求时尚或者消费刺激,部分投资投机者带动炒作,跟风炒作。市场缺乏有效监管,导致行业价格盲目上涨。定价不合理实在是行业标准的缺失,真正供给端有价值的球鞋比较稀缺,而且热衷于收藏球鞋的爱好人群又比较匮乏。因此行业长期发展不具有明朗化的前景。

他还指出,炒鞋毕竟是少数人参与的市场行为,具有比较狭隘的发展面,因此从长期来看,市场需求不稳定,在多数人看不懂和不想参与的情况下,球鞋转售市场不具有市场机遇。因此炒鞋是比较缺乏市场的,主要还是市场投机的结果。

2019年10月9日 19:52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