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App不应成为学生 “指尖上的负担”

​文/《新产经》王妍

随着智慧校园的兴起,国内一些高校也引入了“互联网+校园App”的管理模式。从选修课程App到交电费App,再到洗衣服App,部分校园App顶着“打造智能校园”的头衔,出着各种傻瓜的错误;打着“快捷便利”的幌子,却处处给同学“添麻烦”。

泛滥的校园App

据《新产经》了解,近年来各门各类的App层出不穷,已然成为当今校园的重要载体。学校强制学生安装的App涉及课内课外和校内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校园功能和服务都需要专门下载一个App才能进行,一些学校还强制推广与校园功能、学生学习都无关的软件,想方设法使之与学生成绩、班级评优挂钩横行校园。然而各种校园垂直性App过多,使用频率低,占用手机内存过大,信息泄露的风险较高,为学生们徒增了不少烦恼。

“我们学校要求装的App有十来个,其中包括,开门禁、打开水、交电费、洗衣服、选课、看课表、刷课、上课签到等。明明一个App可以解决的,现在却要我们安装这么多!64G的手机看样子是买小了。”大学生小徐无奈地说。

互联网评论员丁道师在接受《新产经》采访时说:“App泛滥这种现象其实已存在了很久,很多年前是以网站的形式存在的,现在则换成了App。”

那么,为什么校园App会如此泛滥?丁道师提到了背后存在的几层因素。首先,可能有些地方需要基本的布局,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每开一个,则会有相关的补贴或相关的投入。其次,由于近年来相关政策,相关环节的支持,鼓励创业创新,所以很多App在短期内喷涌而出。

他指出,说到底,校园App的产生,是一个典型的市场需求与供给问题,庞大的市场,吸引了太多资本、公司、企业的关注,与此同时,众多受互联网影响的大学生成为新一代互联网大军,学校也就成为了典型的精准客户群体,对于那些做App的商家来说,投入相对较低的成本,就可以获得一个潜力很大的学生市场,无疑是小投资,高回报。

中研普华研究员邹志丹在接受《新产经》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大学生都是00后,个性自我,喜欢尝试新事物。在校园应用领域,软件开发商、校方和学生是个供需规模很大的群体,需求旺盛,因此App的推广自然也变得十分迅速。

有效治理需多管齐下

《新产经》注意到,今年以来,相关部门在治理规范校园App方面,已经出台了不少文件,针对校园App泛滥启动专项行动,对于校园App的泛滥起到一定遏制作用。

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介绍,为切实治理App泛滥问题,学校相关部门和老师开发教育App,并要求学生使用的,必须经过学校批准立项,不得擅自开发。选用教育App要充分征求师生、家长意见,并经学校领导班子集体决策同意。严格控制本单位教育App的数量,同一业务不同层次,不得开发多个App。加强统筹管理,治理应用乱象。

“因此从根源上解决App泛滥使用的问题,应该从学校层面主导,控制App的大量推广,制止约束不合规App的使用,引导学生正确、健康,适当地使用App,不要过分利用App。”邹志丹说。

丁道师也表示,校园App泛滥问题主要出现在学校一端,如何治理校园App泛滥?他建议,一方面,学校负责相关采购或者信息化建设部门等应制定一个统一的互联网管理方式。让学生或者老师在一个体系内就可完成所需的各种服务,做到一个平台即达。避免造成不必要的信息及隐私的泄露。另一方面,让真正大型的、专业化的第三方企业参与进来,只有他们既有对互联网的理解又有实力,才能够开发出来适配教学和相关工作需求的产品和服务。

也有专家建议,“要给学习类App进校园划红线。”在准入阶段,监管部门应对软件的开发和推广设置门槛,鼓励平台推出更多特殊产品设计,来更好地服务大学生活。在运营阶段,监管部门应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做好监管,严查违法违规行为,例如面向社会定时公布相关白名单、黑名单等。

丁道师提出,其实校园App并不一定是App的发展方向,App是一种比较重的互联网展现形态,而校园中的查分,连接网络等需求,却是一些比较轻量级的服务,完全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服务号或小程序来实现,也就无需进行App开发。

2019年10月9日 20:06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