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9年消费: 三大业态表现硬核

文/《新产经》左雨晴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消费的不断升级,我国的消费趋势也日新月异。在过去的2019年里,新型经济模式和消费态势不断出现,带来一个又一个的风口与蓝海。其中,夜间经济、银发经济、下沉市场等成为了2019年消费市场的亮眼业态。

“灯火不熄”的夜间经济

根据我国最新的经济半年报显示,2019上半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9.5万亿元,同比增长8.4%,高于2011年全年的总量,展现出强劲的消费势头。而城市居民消费习惯调查显示,我国城市居民消费活跃度夜间强于白天,东部远强于西部,约60%的城市居民消费发生在夜间。城市夜间消费已然成为不可忽视的消费力量。

目前,夜间经济所具有的潜在发展前景,使得北京、天津、上海、南京、成都等城市纷纷出台政策举措,力求打造“灯火不熄”的都市夜间经济。据统计,我国已有40多个城市发布了夜间经济政策。例如,北京推出了“夜间经济13条”,上海提出“十条政策”,广州则发布了《广州夜间消费地图》,皆是力求依托城市的文化底蕴,打造属于自己的夜间城市品牌。

在2019年11月召开的“2019中国夜间经济论坛”上,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2019中国夜间经济发展报告》称,中国的夜间经济发展已进入了初始发展阶段,截止2019年10月,全国发布夜间经济、夜间旅游相关政策的规划城市已超过40余家。

从夜间经济的总体来看,我国的夜间餐饮消费仍占主导。夜间休闲活动排名依次为逛公园散步、逛夜市、逛街、吃夜宵、户外运动、电影院或剧院、刷手机、跳广场舞、KTV或酒吧或网吧或游戏厅、在家看电视或玩电脑、亲子活动、看书、健身美容养生、棋牌等。而从夜间消费的品类上来看,餐饮消费占比超七成;逛公园、逛夜市、逛街“三逛”领衔户外夜间休闲活动主流;虚拟空间休闲活动已成重要组成部分,男性比女性更为喜爱,且已渗透各个年龄层;总体上供需不匹配,文化场景需求是蓝海。

《2019中国夜间经济发展报告》还称,预计我国夜间经济总量2020年将突破30万亿元。这也意味着,夜间经济这一经济模式将在未来持续为城市经济发展提供动力。

银发经济:一本“适老化”生意经

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中国老龄协会2019年10月发布的《奋进中的中国老龄事业》显示,到2035年前后,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1/4,2050年前后将超过1/3。而由社科院发布的《大健康产业蓝皮书:中国大健康产业发展报告》也指出,到2050年,中国老年消费规模将增长到61.26万亿元。数量如此庞大的老年人口所对应的多样化需求,既给养老事业带来了巨大挑战,又为相关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而对于基本养老来说,关键仍在社区。由于家庭养老依然是我国老年人最基础最主要的养老方式,如何以社区为单位,进一步扩大社区养老服务供给,积极发展社区养老服务,更好地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元化的养老服务需求,也自然成为了基础养老要面临的课题。

在5G时代,智慧养老、信息化养老等数字化养老新模式也将迎来“风口”。随着科技技术的发展,5G可以为智慧养老安全、便捷、舒适等方面需求提供更多产品和更广泛服务,例如“智慧园区+养老”“机器人+养老”“新零售+养老”等。采用先进高端信息技术构建满足老人养老养生相关需求的数字化建设将成为养老产业发展的重要路径。

另外,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国老年群体的消费模式正逐步从“生存型”向“乐享型”发展。不少老年人对养老的需求不再仅满足于“老有所养”,而是转向了更高一层的精神消费,开始追求“老有所乐”,其消费和娱乐需求变得更加品质化、多元化。

根据阿里巴巴发布的《2019“十一”黄金周消费数据报告》显示,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支付的普及,中老年群体逐渐成为数字化消费的生力军。“银发一族”不但点外卖、懂网购、爱旅游,也愿意在中高端体检和医疗美容上花钱。

苏宁金融研究院发布的《银发人群消费趋势报告》也显示,老年人的消费观念已不同以往,且正在发生四方面变化:一是追求产品品质,享受型消费成为潮流。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愿意在旅游与养生理疗等方面增加投入;二是更加注重体验与店内服务。老年人的精力和体力随着年龄的增加会有所下降,他们会更喜欢在就近地点消费,追求便利和实用;三是网上购物和移动支付不再是年轻人的专属;四是智能化、数字化产品备受青睐。鉴于老年人的生活能力逐渐弱化,他们越来越需要适合自己的智能化产品。

此外,老年教育也正成为了很多老年人的新追求。为争取老年大学的入学名额,“熬夜排队”“拼点击手速”等现象已在多地上演。老年大学可谓是“一座难求”。

掘金“下沉市场”

下沉市场,指的是三线以下城市、县镇与农村地区的市场,同时也是我国人口基数最大、面积最大、潜力最大的市场。在过去,由于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生活水平不高,下沉市场的消费能力远不如一、二线城市。

然而伴随城镇化进程的持续推进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交通网络、物流、信息技术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互联网覆盖率不断提高,电子商务开始向下延伸拓展。

如今,“下沉消费市场”已释放出的巨大消费潜力,俨然成为了拉动中国消费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根据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发布的《2019基于京东大数据的中国人口迁移和城镇化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低线级城市的消费总额增速快于高线级城市的消费总额增速,四五线城市的消费总额增速领跑其他线级城市,显示出“下沉市场”具有较大的消费潜力。大量高购买力人口从高线级往低线级城市迁移,推动了低线级城市消费的繁荣和消费结构的优化。

而对于发展新零售的各大电商来说,在一、二线城市竞争疲软饱和的当下,进军下沉市场,成为进一步开拓市场空间、抢占市场份额的最佳选择。2019年的“双十一”购物节,就可谓是电商之间在下沉市场的一场“鏖战”。除了原本就在“下沉市场”占据优势的拼多多以外,天猫、京东、苏宁易购也纷纷抢占“下沉市场”。例如,天猫加大超市快消品类的补贴;京东将微信购物一级入口切换为专注于下沉市场的电商平台“京喜”,以拼团模式和9.9包邮模式吸引消费者。在一、二线城市竞争激烈的当下,低线城市的消费场景和下沉人群已经成为部分电商甚至电商巨头的重要消费突破口和增长点。

2019年争夺下沉市场的战幕早已拉开,展望2020年,有人说保险、教育、娱乐等服务领域将成为未来下沉市场新的增长点。  

2020年1月12日 14:37
浏览量:0
收藏

要闻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