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贸易: 我国对外贸易发展的新动力

文/《新产经》郭师绪

 

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带动了全国服务贸易向高质量发展。数据显示,2019年,服务贸易试点地区服务进出口占全国比重超过75%,发展速度快于全国平均水平。

 

知识密集型服贸占比提高

当前,服务贸易已成为我国对外贸易发展的新动力,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也将成为稳外资稳外贸的新发力点。业内人士认为,服务贸易具有高增长和高附加值的特点,特别是在服务贸易结构不断优化的背景下将有助于我国发展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的服务进出口,改善当前服务贸易逆差的现状。

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服务贸易规模下降,总体呈现趋稳态势,服务出口表现明显好于进口,贸易逆差减少,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占比提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表示,一方面是服务贸易的结构变化。传统服务贸易比重开始逐步下降,像计算机和信息服务、金融服务以及娱乐服务等占比逐渐变大, 改善了我国的服务贸易结构。另一方面,服务贸易发展方式也在不断创新。例如跨境金融创新发展,各试点城市通过支持金融机构发展跨境投融资业务,帮助打造跨境本外币资金池,鼓励跨境融资、融资租赁等业务,极大地便利了相关企业的跨境金融需求,从而促进了服务贸易的增长。

与此同时,高增长、高附加值的服务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加快成长,产业和贸易的转型升级也进一步加快。

具体来看,上半年服务贸易逆差大幅减少。1-6月,中国服务出口降幅趋稳,进口降幅有所加大,出口降幅小于进口19.5个百分点,带动服务贸易逆差下降46.1%至4017.1亿元,同比减少3440.1亿元。

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占比提高。1-6月,中国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出口9744.3亿元,增长9.2%,占服务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43.7%,提升9.6个百分点。其中,知识密集型服务出口5128.7亿元,增长9.7%,占服务出口总额的比重达到56.2%,提升6.1个百分点;出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知识产权使用费、保险服务、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分别增长37.2%、18.7%、15.2%。知识密集型服务进口4615.6亿元,增长8.6%,占服务进口总额的比重达到35.1%,提升9.8个百分点;进口增长较快的领域是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金融服务,分别增长31.1%、15.7%。

商务部服贸司负责人表示,今年以来,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峻挑战,有关部门及时推动出台一系列稳定服务贸易的政策措施并狠抓落实,大力推动服务贸易创新发展,取得积极成效。

盘和林也谈到,发展服务贸易最终要依靠的还是微观主体,在政策带动下,政府能够更好地发挥服务职能,更多的贸易主体将会涌现,并且在服务贸易结构不断优化的当下,更多新兴服务贸易领域也将被开发出来。

中国银行研究院博士后叶银丹建议,未来,要发挥好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对稳外贸稳外资的作用,需要加快落实相关支持政策,各地应结合当地实际,加快出台相关领域发展的支持细则和规划安排,尤其加快服务贸易国际标准等方面的对接。同时,在做好传统服务贸易开放的同时,利用好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机遇,大胆创新、先行先试,积极探索和大力发展新兴服务贸易。

 

 

区域分布更加平衡

此次发布的《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明确,要全面探索扩大对外开放。坚持要素型开放与制度型开放相结合、开放与监管相协调、准入前与准入后相衔接,从制度层面和重点领域持续发力,提升开放水平。有序拓展开放领域。对标国际高标准,在充分竞争、有限竞争类重点服务领域和自然垄断类服务领域的竞争环节,分别以全面取消、大幅放宽、有序放开为原则,推动取消或放宽对服务贸易的限制措施。探索放宽特定服务领域自然人移动模式下的服务贸易限制措施,探索允许境外专业人才按照有关要求取得国内职业资格和特定开放领域的就业机会,按照对等原则推动职业资格互认。探索制度开放路径。在试点地区重点围绕新兴服务业开放进行压力测试,推动有序放宽或取消相关限制措施。在重点服务领域率先探索适应新形势新需要的风险防范机制。

随着我国经济结构中服务业占比的不断提升,以及信息技术革命带来的服务贸易便利化,服务贸易发展的产业基础和技术条件将进一步夯实,服务业的国际化程度将进一步提高。我国服务贸易出口增速已超过进口增速,预示着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结构性拐点即将到来,服务贸易逆差将会逐渐缩窄。同时,我国服务业开放和服务贸易自由化水平将达到新的高度,随着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的逐步实行,市场准入大幅度放宽,服务业对外开放程度将进一步扩大,更多的服务业外商将进入我国市场,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投融资、生产、服务网络。

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秦国骏曾发文指出,从国内布局看,短期内服务贸易仍以东部沿海地区为主,但随着中西部地区产业结构服务化的推进,以及营商环境的改善,中西部服务贸易增速将快于东部地区,服务贸易的空间分布将从集聚走向平衡。从国际布局看,传统市场优势有所减弱,国际市场将更趋多元。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服务贸易市场份额将进一步提升,同时也将降低对西方发达国家服务贸易市场的依赖,服务贸易国内国际区域分布将更为平衡。

未来几年,新兴服务贸易有望继续保持高速发展,成为推动整体服务贸易增长的主要力量,并带动整体服务贸易结构优化。

秦国骏指出,首先,由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人民消费等级偏好升级而产生的新服务需求,将会使文娱产业等新兴服务业领域迎来增长机遇,我国具有特色的图书、影视等服务领域出口将不断扩大。其次,数字技术的应用革新了生产服务的跨境合作过程,并通过数字平台和实体设备,提供了新的交付方式,不仅会大幅提升我国服务业的可贸易性,同时也会推动数字服务、软件和信息服务贸易增长。可以预见,在数字技术进步的推动下,中国新兴服务贸易发展空间将更加广阔。

“下半年,商务部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积极深化改革,推进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和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建设,拓展特色服务出口基地,推动服务贸易高质量发展;深入扩大开放,加快制订全国版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办好2020年服贸会,为服务贸易发展注入新活力;加快创新,大力发展数字贸易、线上展览等新兴服务贸易,全力实现服务贸易提质增效。”商务部负责人说。  

 

2020年9月4日 15:01
浏览量:0
收藏

要闻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