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点地区再扩围 服务贸易高质量对外开放

文/《新产经》阚丽丽

 

2020年8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同意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批复》(简称《批复》),同意在包括重庆(涪陵区等21个市辖区)等28个省、市(区域)为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全面深化试点期限为3年,自批复之日起算。

《批复》指出,原则同意商务部提出的《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同意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涪陵区等21个市辖区)、海南、大连、厦门、青岛、深圳、石家庄、长春、哈尔滨、南京、苏州、杭州、合肥、济南、威海、武汉、广州、成都、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和河北雄安新区、贵州贵安新区、陕西西咸新区等28个省、市(区域)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扩大试点范围后,将进一步改善服务贸易便利化水平,有效促进当地服务贸易创新程度的提升,以及扩大当地服务贸易主体规模,改善服务贸易结构,开发更多新兴服务贸易领域等。

 

试点成果颇丰

据悉,此次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范围的进一步扩大,是对两年前17个地区创新试点成果的肯定和延续。

据了解,2018年6月份,国务院批复同意《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同意在北京、天津、上海等17个地区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深化试点期限为两年,自2018年7月1日起至2020年6月30日止。

两年试点结束,服务贸易领域有哪些新的变化?

“自试点以来,各试点地区围绕改革管理体制、健全促进机制、创新发展模式等方面积极探索、先行先试,取得了积极成效,培育了一些新业态新模式,形成了一批可复制推广的经验做法。”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7月30 日召开的网上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总结称。

据悉,商务部先后分三批印发了74条经验和最佳实践案例,其中不乏业态模式创新的例子。据高峰介绍,这其中成功的案例包括第一批经验中的“依托大数据促进服务贸易数字化发展”“推动‘互联网+中医药服务贸易’融合发展”“建设‘一带一路’语言服务平台,推动语言服务贸易发展”,以及第一批最佳实践案例中的“零工创客共享服务”“第三方医学检验检测实验室共享模式”“‘网展贸’服务新模式”,第二批最佳实践案例中的“推进邮轮服务贸易新业态发展”“创新在线数字展览模式”“加快智能城市建设”等。

在经验和最佳实践案例的加持下,我国服务贸易收获显著。据商务部公开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服务贸易数据显示,服务贸易逆差大幅减少,知识密集型服务贸易同比增长9.2%,占比进一步提高。商务部服务贸易司司长冼国义介绍,在全球服务贸易大幅下滑的情况下,近几个月我国服务贸易总体呈现趋稳态势,特别是服务出口表现明显好于进口。

与此同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带动了全国服务贸易向高质量发展。2019年,试点地区服务进出口占全国比重超过75%,发展速度快于全国平均水平。在试点带动下,全国服务进出口总额从2015年的6542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7850亿美元,年均增长4.7%。其中,服务出口年均增长6.7%,高于全球服务出口平均增速和我国货物出口增速。服务贸易逆差明显下降,2019年服务出口高出进口增速9个百分点,逆差比2018年减少358亿美元,下降14.1%。

靓丽的成绩背后,离不开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经验的复制和推广。在管理体制方面,商务部突出强调服务贸易跨部门协调机制在决策功能方面的探索,以及全面建立地方各级政府及其部门服务贸易考核评价指标体系的重要任务;在扩大开放方面,借鉴自贸试验区、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已经取得的开放经验,在试点地区率先推广;在市场主体方面,重点拓展公共服务平台的功能和服务对象,探索建立一批服务贸易境外促进中心,深化对外合作等,为服务贸易企业开拓国际市场创造有利条件,支持各试点地区培育中国自己的综合服务提供商;在发展模式方面,重点推动试点地区建立各类特色服务出口基地,提升新兴服务出口竞争力,以及加快服务贸易数字化进程,不断培育新兴业态和新兴服务贸易,重点推进服务外包、技术贸易、文化贸易的发展。

在便利化方面,重点推进通关监管机制和模式创新,为企业提供更大便利,主要是在先期试点的基础上,进一步向跨境交付、自然人移动模式拓展,比如完善国境免签制度,健全专业人才流动机制等;在试点政策方面,方案基于构建国家层面系统性、机制化、全覆盖的服务贸易政策体系考虑,从财政、税收、金融、出口信用保险、出口信贷、外汇、国际市场开拓、便利化等方面,提出了国家和地方层面各自需要探索的政策创新任务,包括对服务出口实行免税,符合条件的实行零税率等;在监管模式方面,新增各政府部门协同执法的服务贸易监管体系,探索部分服务贸易监管事务纳入“单一窗口”等试点任务。

事实上,早在2016年,国务院就批复同意在上海、海南等15个地区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并形成了29条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2018年为推动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东北振兴等国家战略,综合考虑新时代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总体布局,深化试点范围扩大到北京、雄安新区等17个地区。

今年,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新增重庆(涪陵区等21个市辖区)、大连、厦门、合肥、济南、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等,其中包括不少中西部地区城市,将进一步有助于增加服务贸易规模,加快高增长和高附加值服务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成长。近期,特别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国以旅行、运输、建筑服务为代表的传统服务贸易出现下降趋势,在此困境下,挑战即机遇。此次进一步扩大服务贸易创新试点可以成为“稳外贸”“稳外资”新的发力点,同时无接触式新型服务贸易发展将前景广阔,跨境电商、远程医疗、远程办公、远程教育、数字服务、软件和信息服务贸易将成为今年服务贸易新的增长点和推动力。

 

 

新一轮试点后劲勃发

关于新一轮服务贸易试点,根据《批复》,试点地区要负责试点工作的实施推动、综合协调、政策支持及组织保障,重点在改革管理体制、扩大对外开放、完善政策体系、健全促进机制、创新发展模式、优化监管制度等方面先行先试,为全国服务贸易创新发展探索路径。

新一轮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启动,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看来,“首先,将会有效促进当地服务贸易创新程度的提升。其次,扩大当地服务贸易主体规模,改善服务贸易结构,并开发更多的新兴服务贸易领域。”

与此同时,扩大试点范围能够切实为外资带来良好的投资收益、市场效益。盘和林表示,一方面,服务贸易具有高增长和高附加值的特点,深化服务贸易发展将为我国贸易增长打开巨大空间。另一方面,对我国对外开放有着积极的作用,像营商环境的改善、跨境金融的发展以及跨境文化的交流,这都是稳外贸稳外资的基础。

实际上,为了探索服务贸易创新发展的路径,近段时间以来,国家层面和相关部门已经在频频部署,加快推进以制度创新促进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发展。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年内将迎来两张负面清单。为了进一步完善服务贸易监管方式,加大服务贸易的对外开放,据了解,当前全国版和自贸港版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在加紧制定中,将于年内出台。其中,海南自贸港版的跨境服务贸易清单已经在内部征求意见,将率先推出。分析指出,这两张负面清单将成为我国服务贸易领域市场准入的重大突破,也将加速开启我国贸易增长的巨大空间。

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是推进服务贸易领域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到,要大幅缩减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并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提到,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破除跨境交付、境外消费、自然人移动等服务贸易模式下存在的各种壁垒,给予境外服务提供者国民待遇。6月8日,商务部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今年年内将跨境服务贸易的第一张负面清单。2019年11月发布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探索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在服务贸易各形态中,跨境交付、境外消费和自然人移动等被称为跨境服务贸易,逐步完善这类主要模式的跨境服务贸易市场准入制度成为当前重点工作之一。而实施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对于破除跨境交付、境外消费、自然人移动等服务贸易模式下存在的各种壁垒,给予境外服务提供者国民待遇有着积极作用,是推进服务贸易自由便利化的主要表现。

总之,扩大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是中国积极推动对外开放的途径和手段,是非常有必要的。同时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在服务贸易领域作出开放承诺,更加表明了中国持续推动改革开放的信心和决心!   

 

2020年9月4日 15:07
浏览量:0
收藏

要闻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