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金融风险防控能力 打一场漂亮的“攻坚战”

“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已经成为两会期间热搜的关键词之一。 

我国目前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的关键时期,经济发展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在此期间,也是各类风险高发和集中释放的敏感期。 

备豫不虞,居安思危。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坚决打好三大攻坚战,要围绕完成年度攻坚任务,明确各方责任,强化政策保障,把各项工作做实做好。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指出,2018年我国面临三大攻坚战中,风险防控是第一位的。当前我国大量的金融资产以流动性很强的存款与现金的形式存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资金跨境的流动都需加强管理。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金融风险存在的样式多且广泛,需要仔细排查隐患,完善相关法律制度,加强监管,防患于未然。在改变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各种阻力,可能会有不得已的“壮士断臂”,这就需要我们有决心、有耐心、有信心,打一场漂亮的攻坚战。


牢守风险底线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要服务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促进形成金融和实体经济、金融和房地产、金融体系内部的良性循环,做好重点领域风险防范和处置,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薄弱环节监管制度。 

深化税收制度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金融监管制度的发展变化总体符合经济发展的要求。尤其是分业经营与分业监管政策与当时的发展水平和需求是相适应的。但是现在金融体系已发生了很大变化,混业经营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对我们现有的监管体制早已提出挑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白鹤祥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 

白鹤祥告诉记者,以金融控股公司为代表的金融混业已经是事实,银、证、保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目前,我国金融乱象比较多,造成的危害比较大,金融体系内部之间的自我循环比较严重,对实体经营的支持力度不够,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国现行的分业监管体制已经不适应实际已经形成的混业经营模式。想要有效防控风险,改革势在必行。

白鹤祥认为,不管是党的十九大还是经济工作会议或者金融工作会议都明确表示要改革金融监管体制,建立与现在金融体系相适应的金融监管体系。中央应该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方案,两会之后可能就会出台新的监管体制改革意见或者实施方案。 

全国政协委员、南开大学金融学院常务副院长范小云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认为,应该强化信贷政策导向。 

范小云表示,依据现行法律,货币政策并没有明确的防范金融风险的职能,具体操作上常以熨平经济周期波动为重要目标。因此,货币政策的周期性变化与系统性风险防范就可能存在不一致性。如果在偏紧的货币政策周期里发生了金融系统性风险,面对流动性丧失和市场信用的枯竭,央行则需权衡。由于系统性风险短期危害更大,基于社会综合利益的考虑,货币政策应该按照系统性风险的防范和救助优先原则,针对金融体系修复、信用体系恢复和流动性恢复开展工作,这与促进经济增长、维护币值稳定的法定目标具有内在逻辑一致性。总之,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过程中,货币政策应该相机抉择。 

对于目前问题频出的互联网金融,白鹤祥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工具,为金融所用,不仅大大提高了金融的效率和安全性,而且在推动普惠金融发展解决小微三农等薄弱环节和弱势群体的融资需求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当前互联网金融乱象频出的主要原因还是有人利用了互联网金融搞欺诈和庞氏骗局,相关部门的监管又没有跟上。国家在后期加强监管规范之后,互联网金融将会进一步健康发展。 


加强统筹创新能力

任何改革都伴随着阵痛,既然改革势在必行,那么如何淡化不利因素?白鹤祥认为,混业经营趋势后期金融监管不利的主要原因就是监管体制严重滞后金融体系的发展变化。各个监管部门之间信息不对称、监管政策、标准以及步调不一致,需强化中央对金融监管的统筹协调管理。

白鹤祥告诉记者,统筹分多个方面。首先是金融基础设施要互联互通。其次,情况要明,统计数据要口径一致,相关机构数字不能相互打架。再次,监管政策标准步调要统一。如果监管政策标准不统一,监管套利,监管竞争,自然不可避免。最后,要引导金融机构自觉增强为实体经济服务的社会责任感与意识,不搞脱离实体的自我循环,自我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副主席姜洋表示,资本市场监管的重要内容之一是穿透式监管,穿透式监管制度是我国资本市场向世界贡献的“中国智慧”,也是防范金融风险的重要举措之一。 

姜洋介绍,所谓穿透式监管,首先意味着账户编码可以看穿。我国市场实施穿透式监管是基于我国的国情市情的做法。由于散户股东较多、市场制度还在健全中,监管掌握单个客户的资金和交易运行,可以对其形成威慑,使其不敢随意操纵市场。保护投资者,就要把市场“看穿”。真正的看穿,要看到每个交易者的行为。穿透式监管要求在交易所层面穿透到证券公司,从而看到证券公司背后的客户,这种制度能使交易所具备一个强大的监测网络,对有意操纵市场的人起到威慑作用,从而保护投资者利益。 

全国政协委员、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表示,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强新技术、新业态、新产品为特征的“三新”经济与资本市场深度融合,在减少企业对借贷杠杆的依赖性的同时加强监管防范,是降杠杆的一个重要路径。 

目前,我国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比重达到80%以上,股票、债券、商品期货等直接融资比重不仅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也低于俄罗斯、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与此同时,新科技革命背景下的数字化、智能化、定制化等,让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资本市场是“三新”经济融资的重要渠道。 

“三新”经济具有高度的资本依赖特性,必须通过完善的资本市场体系帮助企业获得研发及其他相关资金。张劲建议国家进一步加快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加大对“三新”经济与资本市场深度融合的支持力度,提升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和科技创新的能力,从而有效降杠杆。


2018年5月31日 16:14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