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控傅彦生:因情怀结缘家政界

文/《新产经》郭师绪

初次见到傅彦生时,着实被他的一把胡子给惊了一下,傅彦生向《新产经》笑道:“浓密的大胡子,已经成为了我的标志。我的胡子已经留了很多年,现在在行业内已经形成标志,剃了可能反而觉得奇怪。”


“大胡子”的柔情

傅彦生曾经就读于吉林大学,主修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进入“铁饭碗”电信公司,期间获得多项发明专利和奖项荣誉。

2005年时,有着通信、计算机专业学术背景的傅彦生,已经是电信集团的正处级干部,拥有中国电信集团的期权。他曾经几天几夜地泡在机房里,就为了攻坚新技术。他发明设计的电话回铃声和201卡,现在还被广泛应用。可以说,傅彦生当时在通信行业已经小有所成。

然而,谈及当初的创业机缘,傅彦生陷入深思。“有三件事情触动我坚持出来创业的念头。”傅彦生告诉《新产经》,第一件事情是父亲的去世。“父亲去世的时候对我的打击很大,我那时候因为年轻,再加上出国上学,对家里的照顾很少。知道父亲去世后我才意识到,作为子女,我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对自己的打击还是挺大的。”

“第二件事情是在父亲病重期间,找陪护非常难,找不到合适的,这个对我触动非常大。第三个件事是,我孩子从2003年出生,到2005年的时候用了12个保姆。这个期间存在了很多问题,有一些是服务质量问题,有些是服务人员干得时间不长。他们普遍没有把这个行业当成他们终身的职业,同时,在找的过程中还打114,看报纸的夹缝等,过程中也挺难。”

“基于这些点,我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出来做针对家庭的服务。”当时的傅彦生,一门心思想,怎样才能做到让天下家庭后顾无忧。“解决家里的一些难题,替儿女尽孝、替父母养育孩子。”


用互联网改善家政服务

“我从97年开始做互联网,算是中国最早接触互联网的那批人。互联网是一个手段,互联网应该用于什么行业,也是我在思索的事情。当时我就开始想,能不能用互联网改变这个传统行业。”傅彦生回想起2005年刚辞职那会儿的心态。

既然要做这件事,傅彦生也做了深入的分析,到底家政行业的未来有没有大的发展,因为那时候的傅彦生毕竟是在北京市中心有房子,在大型国企里面也有一定的职位。

放弃原有的一切,踏入一个全新的行业,确实需要勇气。“情怀是必须得有的,但是既然出来要做这个事业,那必须要考虑未来这个行业有没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前景、发展,都要考虑。”傅彦生说道。

“一是家政行业痛点明显;二是家政服务业的体量巨大,是个有着万亿规模的市场。因此他最早的设想就是搭建一个互联网和电话平台来提供家政服务,解决家政服务业的信息闭塞问题。”傅彦生道出了他的分析结果。

“那时候我就分析了,用不了多久,第一批独生子女的父母就老了,当他们老了的时候,很多的独生子女不会跟父母在同一个城市,甚至不在同一个国家,这些,必须得有一个专业的公司去做这个事情,养老完全依靠国家也不太可能。而且中国的人口红利已经快过去了,人口红利过去之后,我认为会造成一大需求一大问题,一大需求就是,可能要放开独生子女的政策。一大问题就是,人口红利过去了,谁来做这个行业的一个服务者。这些都是摆在那个时候的问题。”

因为情怀,又有对这个行业的深入分析,傅彦生坚信家政行业未来的发展是比较大的,开始下决心出来做这个事。

说做就做,傅彦生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的专业。“当时我是搭建了一个平台,有呼叫中心,有互联网的模式,那时候首先解决的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也就是说那么多的人在这,那么多的需求,没有一个有效的手段把他们衔接起来,所以当时我们在做的这种方式,那时候的订单量也是蛮大的。”

2006年,互联网“拥抱”传统家政行业,诞生了全国第一个家政服务平台—95081。“95081谐音是‘叫我来帮您’。”傅彦生说。


进阶三部曲

一把络腮胡子,把傅彦生艺术家般狂放不羁的性格展现得淋漓尽致,正如艺术家精心打造自己的作品一样,傅彦生开始精雕细琢自己的“作品”。

傅彦生对自己和团队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此前互联网圈内某些公司的“996”工作制曾引发热议,傅彦生制定的则是更为夸张的“8107”工作制,早上8点上班,晚上10点下班,一周7天。自己坚持带头,以身作则。“服务业有它的特性,周末放假反而是最忙的时候。当然家里有事还得去办,请假还是有弹性的。现在团队已经形成了习惯,没特殊情况都来公司。8107很辛苦,但是团队和个人都有了很好的发展,所以也很值得。”傅彦生说道。

创业不是一帆风顺,渐渐地,傅彦生开始发现阻碍行业发展的问题。“我发现了两个比较大的问题,一个是服务质量很难把控。因为当时我们的模式是C2B、B2C,就是客户找我们,我们再给家政公司,家政公司再对服务人员,这个环节比较长,造成这个过程中服务质量很难把控。二是财务追溯比较难。很多的家政公司,都不规范,特别是财务,因为那个时候的支付手段不太发达,最多的时候我们跟9600多家加盟商打交道的过程中,资金的收付是个非常大的问题,而且很多的家政公司都是夫妻店,很多都没有账的概念,收了钱放抽屉,用钱从抽屉拿。”

傅彦生开始意识到,财务追溯难的话,这种方式对于企业未来的发展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傅彦生开始向第二个阶段探索就是“在平台的基础上再深入地抓培训、建学校。现在我们已经建了百余个培训学校。这样的话,能把基础的服务质量把控好。我们也逐步建了一些实体店,也就是说把原来C2B、B2C的局面变成了C2B了,不再是一个单独的服务平台了,所有的服务人员都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培训人了,这样的话,就对一些服务质量可把控,而且对于签一些订单,每个订单我们都知道,怎么签的,谁去服务的,服务质量怎么样,客户那边的一些情况和反馈,我们都能了解,把加盟商也给砍掉了。”

公司终于按照自己的设想有条不紊地运营下去,傅彦生终于实现了当初“替儿女尽孝、替父母养育孩子”的创业初衷。然而,追求完美的傅彦生,并不满足于提供服务,他开始设想如何更深入地围绕家庭,解决家里的衣食住等问题。

“第三个阶段就是逐步从平台的角度变成了C2C。也就是说,我们把服务质量达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可控一些。当客户需要什么样的服务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直接给他去找了。同时呢,我们推出了家庭整体解决方案,就是不管家里是有老人还是小孩,家里吃的用的给一个整体解决方案,让家庭提的需求不明显、不明确的时候,我们帮他分析需要什么样的人、什么产品,真正给他一个解决方案这样的一个方式。”

傅彦生开始向他的“让天下家庭后顾无忧”目标进军。


再搞个大事情

服务有了,模式也成立了,傅彦生又开始琢磨,“如何才能让家家户户都能用得起这些服务呢?”

让天下家庭后顾无忧的前提,首先得让天下家庭用得起他们的服务。经过深思熟虑,傅彦生决定推了一个颠覆整个行业的策略——免除客户的中介费和服务人员的管理费。

傅彦生的“双免政策”在家政行业引发不小震动。因为传统的家政公司基本是把收取中介费和管理费作为一个赢利点。傅彦生指出,此举类似360当初推出免费杀毒,是动了家政行业的奶酪。

“我最初提出双免策略时还担心同行会不会大量骂我,让大家没饭吃了。后来和行业内的企业交流,大家还是很理解我,当然也有一些小企业有过激一点的语言,但是我很能理解。”

傅彦生的“双免政策”把家政行业传统模式全打散,在行业产生的影响很大。“有三个比较大的好处,一是,服务质量有把控。第二,服务人员也把这个行业作为他终身的职业。当把这个工作当成一种职业的时候,对自己的约束就会加强,也会学习,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也会按照职业化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三是,对于雇主而言,既然不收中介费了,那就更愿意找正规的机构,因为这样用着放心,有保障。对家政服务人员也一样,既然能找到组织,有自我提高机会,有人身的保障,能够替我说话,自然而然也愿意找这样的机构。”

傅彦生认为,当整个家政行业标准建立起来后,国内有更多的家政人员供给,提供更好更优质的服务,整个行业才能走向正规化,未来才能规模化,家政行业才可能诞生互联网独角兽。


2018年7月3日 10:55
浏览量:0
收藏

《新产经》电子杂志

摄影作品

财经